北乔峰,南慕容:江湖中的数学竞赛神话,一所神校的诞生与破灭-凯发app平台

在金庸先生著名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北乔峰,南慕容",指的是当时中原青年才俊中,身处北方的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乔峰和在江南一带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闻名的姑苏慕容世家传人慕容复,所谓中原英杰,首推此二人,而在教育江湖里,也有一句类似的话:"北海淀,南黄冈",以形容这两个地方在教辅以及教育领域中,所创造堪称神话的成绩,

海淀,位于北京城区西部和西北部,而黄冈,位于湖北省东部、长江中游北岸、大别山南麓,是一个将星闪耀、民风淳朴的革命老区,在这块现辖11个市县区、1.74万平方公里、750万人口的神奇土地上,孕育了三位影响中国乃至人类历史发展的大科学家(活字印刷术发明人毕昇、《本草纲目》作者李时珍、地质科学家李四光),还诞生了两位国家主席(董必武、李先念)和两百多名共和国的开国将帅,这是一块神奇的红土地,更是许多人眼中高升学率的"教育圣地",

自高校招生制度恢复以来,因创造了高于98%的升学率,75%左右重点大学录取率,而迅速成为中国最负盛名的中学之一的黄冈中学就是在鄂东这块神奇的土地上,长期保持的高考升学率的显赫成绩,让"黄冈"成为一个独特的教育品牌,几十年立于不败之地,而曾让江湖人所津津乐道的是,黄冈中学曾经所创造的奥赛神话,连如今叱咤风云的上海中等教育界都曾纷纷派人去这座小城中取经,时至今日,对于黄高人来说,最值得骄傲的历史依然是学校师生在奥赛中创造的神话,

而数学,就是开启这场神话的序幕.

神话的序幕

在文化大革命前,黄冈中学的教学成绩只能算全省中等偏上,在恢复高考招生制度的第一年里,黄冈中学的升学率还比不上同处一城的县办中学,在片面追求升学率的那个年代,一个学校的升学率上不去就等于死亡,1979年,黄冈中学在全地区择优选拔了20名学生组成"培优班",提前一年考大学,结果大获全胜,所有学生全部考入重点大学,同时囊括了当年湖北省高考总分前三名,

不可思议的成绩引起了武汉地区一些兄弟学校的怀疑,于是他们向教育部告状,认为黄冈中学有作弊嫌疑,上边的结论是:"黄冈不宽,武汉不严",1980年,黄冈中学又取得了全省第一名的好成绩,

而让"黄冈神话"不胫而走,在全国轰动,当属其在数学竞赛中取得的成绩,每年举办一届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被誉为是"激发青年人的数学才能,引起青年对数学的兴趣,发现科技人才后备军,促进各国数学教育交流与发展"的金字塔式竞赛,1985年,我国第一次组队参赛,在此之前,黄冈中学在全国率先举行高中数学联赛,一炮打响,获奖人数最多,荣获一等奖,本来,地处中等城市的黄冈中学本是没有资格参赛的,但他们凭借自己的实力,与各大中心城市的学生站到了一起,

在12月,于上海召开的中国数学会成立50周年纪念大会上,首次提出了举办"冬令营"活动,是以选拔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队员为目的的考试,在1986年1月,首届冬令营在南开大学举办,为期六天,一共八十一个学生参加,其中入选学生最多的是黄冈中学,而竞赛结果,黄冈中学荣获两枚奖牌,1990年和1991年,黄冈中学学生又获得三枚奖牌,出尽了风头,获奖总数高居全国中学第一,以至于当年无一枚奖牌入账的上海中等教育界急了,纷纷派人到黄冈小城取经,

从1986年-1991年,黄冈中学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连获五块奖牌,1990年,原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原国务院总理李鹏接见了国际学科奥林匹克竞赛获奖代表,来自黄冈中学的王崧和库超作为获奖代表受到接见,据黄冈中学原校长曹衍清回忆说,正是由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同志这次接见了王崧,才对黄冈中学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在学校90周年校庆的时候才给黄冈中学题了词,

而这条新闻被放在当天的央视《新闻联播》中播出,而后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媒体全部出动报道,全国各地的目光一下之间就聚集在了这所堪称传奇的中学身上,因为中学校庆能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的,当时独此一家,

在数学奥赛取得成功之后,黄冈中学的物理、化学也进入了奥赛的行列,1988年,黄冈中学在国际化学奥赛中获得一枚金牌,这块金牌的获得对于黄冈中学具有特殊的意义,那就是因为这块金牌而最终实现了他们所预期的"数理化三子登科"的梦想,

对于竞赛,当时的黄冈市委市政府也十分重视,对于竞赛取得优异成绩的教师和学生给予了很高的荣誉,特别是有学生还因为奥赛拿了金牌而获得一批可观的奖金,例如在第41、44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上获得金牌的袁新意与杨诗武都被黄冈市政府奖励了两万元人民币,奥赛的荣誉不仅属于这些获得奖牌的学生,同时也属于学校,学校因为学生的成就而获得地位和荣誉,黄冈中学两位最富盛名的奥赛教练陈鼎常、龚霞玲老师,因为在辅导学生奥赛方面取得的卓越成绩,而被推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在一所学校里面,居然同时产生两名全国代表,这样的事在当时同样是堪称奇迹,这些事件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也让黄冈中学决定将竞赛当作一项重要的教育内容,把最好的学生和最优秀的教师都选拔到奥赛训练队中,有人说,只有5%智力超常儿童适合学竞赛,而能一路过关斩将冲到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顶峰中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而1986年以569分中考成绩进入黄冈高中的胡小军显然不是,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07年第11期的"黄冈制造 一所中学的高考传奇"一文记叙了胡小军的故事,在高一时他最好成绩是全年级第100名,最差是第200名,属中间等级,一开始没有被推荐参加每个周末的奥赛训练班,命运的转折始于高二第一学期,黄冈中学当时每学期都会举办一次数学竞赛,前15名可以进入奥赛训练班,替换被淘汰下来的学生,胡小军恰巧考了第15名,

「本来我觉得自己并不聪明,只是刻苦,要认真备战高考了,但这次考试之后我就开始了数学竞赛训练」,刻苦的训练让胡小军最终取得了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三等奖,在黄高的榜单上与三四十名学生并列,

高考前大连理工大学来校招保送生,班主任找到胡小军,希望他能接受,但没想到胡小军一口就给回绝了,「当时我只知道清华、北大和武汉的学校,大连理工根本不知道,那天我们村长和我爸刚好来看我,我都没有把保送的事告诉他们,那时我沉住气,一心要考上最好的大学」,最后一次模拟考试,胡小军考到了第44名,清华、北大就要变成现实了,

但是,从参加奥赛开始,他就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整晚睡不着觉,结果,胡小军的高考成绩只比黄冈师范学院专科线高了1分,而在黄冈中学中,因参与奥赛训练而最终影响学生的高考成绩的例子,绝非胡小军一个特例.

传奇的九班

来自黄冈中学的徐老师认为:"奥赛与高考有相同之处,也有各自不同的教育内涵、规律和要求,学校同时在奥赛与高考两个战场上作战,必须考虑到如何合理地使用、支配现有的教育资源的问题,包括在优质生源的分配和优秀教师的安排方面,都会有一些矛盾冲突",而在奥赛与高考的关系这一问题上,曾担任两届奥赛班班主任的谢洪希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奥赛训练和高考并没有太大的冲突,只要学校和教师能在教育机制和方法上把握好,完全可以做到奥赛与高考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传奇的九班诞生了,

在曾经的黄高,没有人不知道九班,在研究黄冈中学的一些文献里,人们也不时会提及到九班,它的前身应当追溯恢复高考后学校组建的培优班,相当于我们通常说的重点班,在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黄冈中学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第二年,学校采取了一些措施,在下面各县招收了一批优质生源,共20人,组成一个培优班,进行强化训练,一年之后的高考,这个班20名学生全部考上了重点大学,

最开始,黄冈中学的培优班主要还是为了应对高考,随着奥赛教育的兴起,当初的培优班开始把方向转移到奥赛方面,黄冈中学在参与国际奥赛的初期,其奥赛训练主要是采取兴趣小组的方式进行,学生平时分散在各平行班学校,周末按学科分小组进行奥赛训练,

九班是在林强、王崧、库超等同学相继在国际奥赛中获得奖牌的背景下组建的,当时,湖北省教育主管部门决定在全省范围内举办一个理科实验班,名称就叫湖北省理科实验班,这个实验班所瞄准的就是奥赛,因为在当时的国际奥赛中,黄冈中学拿了数学金牌,武钢三中化学拿了金牌,于是,这个由省教育主管部门直管的实验班分别在黄冈中学和武钢三中举办,1995年,黄冈中学根据上级指示开始组建奥赛实验班,因为当时同年级平行班已经有了八个班,于是这个实验班按顺序排列第九,故称九班,

为了确保九班的生源质量,黄冈市在当时给予了大力支持,并为其制定了专门的政策,在最初,九班学生的人选是锁定在全市初中三科联赛的优胜者和各县中考前三名的学生范围内,对于遴选上来的学生,学校在暑期对他们集中进行训练,进一步摸清情况,确定参与竞赛的科目,九班在管理上实际"三三制",即在一个班里实行数理化三科主教练负责制,每一个学科由一、二、三年级的主教练共同负责,在日常管理上三个班级的班主任协调一致,

后来,九班在管理上又进一步发展为五四制,即在一个班级教学中,由班主任、数、理、化、生主教练五人组成一个小组,实行班主任负责制,在每一学科,由教练组长和高一、高二、高三主教练四人组成一个小组,由教练组长负责,

九班的开课与其他平行班也不一样,在高一,星期一到星期五进行高中常规课程的教学,星期六集中进行学科奥赛训练,进入高二后,竞赛的训练量进一步增大,除了周六集中进行奥赛训练之外,在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时间里还要拿出一个下午来搞竞赛,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与探索,九班作为一种集中进行奥赛训练的教育教学模式和机制逐步地成熟,

2001年高考,大概算是九班最辉煌的时期,这一届的九班有一批学生在全国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并先后有十人进行奥赛冬令营,另一方面,这一届九班共有49人,进入北大清华有15人,49人中,20人参加高考,其余的29人都被保送,参加高考的学生人均成绩628.4分,全部达到了重点大学的分数线,

而在这一年的高考中,黄冈中学568名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除37人被保送外,600分以上的193人,过重点线的389人,过本科线的485人,过省线的521人,在2002年,黄冈中学600余名学生参加高考,超过重点大学录取线的有454人,过600分的有220多人,

在中学生学科竞赛中,黄冈中学也佳绩迭出,2002年7月,高俊同学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第33届国际物理奥林匹克上,喜摘银牌,至此,黄冈中学在国际奥赛中获得了5金4银1铜共10枚奖牌,

在这一年,黄冈中学多了一个外号:神校.

密卷之真假

黄冈中学的高考升学率和重点大学的录取率,使得黄冈二字成为全国众多考生或家长心中"高分"的代名词,而带有黄冈字样的教辅材料也一直被考生追捧,如黄冈兵法、黄冈学法等,而黄冈密卷就是其中之一,在前段时间,山东医疗队员给孩子带回黄冈密卷而登上了热搜,许多网友纷纷表示这是真特产,

而在2007年12月15日,《楚天金报》一篇以"黄冈密卷,全为冒牌"的文章,报道了黄冈密卷"造假"的信息,那时已经是黄冈中学校长的陈鼎常公共打假说:"该校只出版过两套教辅资料,一套是黄冈中学考试卷,另一套是黄冈中学作业本,除了这两套资料外,其他冠以黄冈中学的资料全是冒牌货,市场上流传的一些所谓黄冈密卷、黄冈兵法等,没有一本是黄冈中学在职教师编写的",

在时隔一日后,《楚天都市报》又刊载了黄冈密卷主编王后雄回应造假的文章,王后雄是华中师范大学考试研究院考试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系湖北黄冈人,他以前也是黄冈县一中的化学老师,曾被评为湖北省特级教师,并多次参加高考命题工作,

他在报纸上回应说:"我很少评价别人,我对这件事的态度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黄冈中学是黄冈地区教学的领头羊,但并不能包容整个黄冈地区的教研水平,黄冈地区数十所县市级中学都有很强的竞争力,我个人在黄冈教育战线工作了二十年,黄冈教育的底蕴,黄冈教育的成长,辉煌我都非常清楚,参与黄冈密卷系列教辅编写的都是黄冈地区的精英老师,这个队伍有三四百人,因此,我所主编的黄冈系列教辅完全是黄冈教育方法、经验、理念的提炼和体现,并不是借用或滥用了黄冈这个品牌",

在教辅材料行业,北京海淀进修学校所编撰的复习资料流传全国,而黄冈教辅以"押题"准闻名,而这要从十多年前一个故事说起,在高考前夕,当时黄冈中学的应届毕业生都已放假回家,进入了自由复习阶段,当时一位语文老师突然觉得:"高考已经连续几年没考过文学常识了,今年会不会考这方面的内容呢?有必要再巩固一下学生在这方面的知识",

于是,他和教研组几位老师连夜编了个一页纸的复习提纲,当学生们来校看考场时,老师站在教室门口,见一个学生发一份,在那年的高考语文中,有7分题就是前一天学生刚刚复习的内容,"黄冈中学猜中高考题了",这个消息就像长了腿似的,被放大无数倍传开了,

而黄冈中学每年都会组织老师编写高三和初三各轮备考的试题和复习资料,通过各学校征订的方式流向全国各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黄冈中学为了解决教师福利待遇问题,给了高三年级一个政策,允许高三的年级组利用试卷创收,在高峰期,年级组通过对外发售试卷创收每一届毛收入可高达到几十万,

但是在一夜之间,黄冈的教辅突然失宠了,2007年,《齐鲁晚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述说黄冈密卷在山东"失宠"的原因:"去年高考之前,黄冈试卷在山东中学生中比较受宠,参加过高考的学生大都做过黄冈试卷,但今年山东连同海南、广东、宁夏四地进行课程改革,根据新的课程标准编写新教材,教学内容,考试大纲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湖北省没有进行课改,黄冈仍沿用旧教材,所以黄冈试题现在已经无法满足山东考生对新教材的掌握和应用",

而随着教辅走下神坛,黄冈中学的神话也日落山岗.

走下神坛后

2001年,一篇名为《黄冈中学:我的地狱生涯》文章发表在了天涯论坛,并引起了社会各层面的强烈反响,这篇文章的作者网名叫西门吹雪,是一位1988年毕业于黄冈中学的学生,里面这样写道:"我肯定你爱你的孩子,你于是把他送进黄冈中学,但那里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黄冈中学的教学方法,堪称应试教育的一绝,总结为一句话:一切以考试为中心...黄冈中学的高中生活实在是一个集中营",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根据自己在黄冈中学三年的学习经历和感受,对学校的教育教学提出了一些批评意见,文章虽采用了"地狱生涯"这样骇人听闻的标题,但其实并没有向人们呈现出多少发生在黄冈高中令人感到恐怖的事件或现象,而在媒体的妖魔化下,黄冈中学当时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

而在这篇文章下方,一个反对的回答也被淹没在了批评的声浪中:"恕我直言,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的确,在黄高的日子很苦(看来你是苦了三年而我是苦了六年),说实话,当时在学校的时候,真的很恨它,觉得学得太累了,觉得老师逼的太紧了,但现在,当我已经在北京一所大学里呆了六年之后,回过头来看,我只想说,我感谢这个中学,我觉得,自己很多好的学习习惯,都是在那六年中养成的,当时我甚至没有感到这些习惯的养成,只是进入大学后,才逐渐意识到的",

自从黄冈中学在基础教育的领域里声名鹊起之后,对于它的质疑和批评就接踵而来,在所有对于黄冈中学教育的质疑和批评之中,将黄冈中学的教育定位为应试教育的声音最为强烈,在一篇发表在媒体上的文章,在对黄高的教育现状进行分析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黄冈市不过是位于大别山南麓的一个地级市,这为黄高的成功制造了神秘感,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一个师资条件较为普通的学校,凭什么创造出这样的奇迹,现在,答案突然之间好像变得很简单,原来是应试教育搞得好",

在北京,上海许多大城市的教育人士眼中,黄冈中学就是应试教育和地方高考政绩工程畸形的产物,斥之为"应试教育发展到极致的病态典型",对于社会上关于黄冈中学是在搞应试教育的批评和指责,黄冈高中前校长王立丰在接受采访时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们不仅不是应试教育,而且是素质教育和创新教育的典型",他的观点是不能把素质教育与升学率对立起来,为此,他反问记者:"难道说一所学校的升学率低,就说明它的素质教育搞得好吗",

黄冈市市委书记刘雪荣曾概括黄冈神话有"三大法宝":奥赛、高考和教辅,但随着高考改革、课程改革,奥赛与高考脱钩,高考试卷分省命题等政策相继出台后,同时,加之经济发达地区的学校抢走优质生源,挖走优质师资力量后,黄冈中学已经十多年没有出过省状元以及在国际奥赛上拿过奖,也不再拥有超高升学率和竞赛获奖率,有人说,这个曾屡屡创造高考"神话"的殿堂级学校没落了,似明日黄花,没了往日荣光,

许多饱受应试教育之苦的人们,对黄冈中学的"日落山岗"拍手叫好,因为这个超级学校的没落代表了一个时代考试制度的悄然转变,这个所谓的高考名校走下神坛,我们应该为其欢呼,为中国教育欢呼,但也有人反问,如果这种没落是教育均衡的结果,那么,为什么流出的优质师资与生源,扎推集中去了省会重点中学,如果县市级重点中学的"坍塌",换来的是经济发达区域中学的"异军突起",这对于向上流动能力有限的穷孩子来说,对于打破贫困代际传递的社会愿景而言,

究竟,这是幸运抑或是,更大的不幸,

到底,我们是需要欢呼,还是要叹息.



">
郑州市
教的是根 学的是源

【集团】北乔峰,南慕容:江湖中的数学竞赛神话,一所神校的诞生与破灭

发布于: 2020-03-26 1929

在金庸先生著名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北乔峰,南慕容",指的是当时中原青年才俊中,身处北方的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乔峰和在江南一带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闻名的姑苏慕容世家传人慕容复,所谓中原英杰,首推此二人,而在教育江湖里,也有一句类似的话:"北海淀,南黄冈",以形容这两个地方在教辅以及教育领域中,所创造堪称神话的成绩,

海淀,位于北京城区西部和西北部,而黄冈,位于湖北省东部、长江中游北岸、大别山南麓,是一个将星闪耀、民风淳朴的革命老区,在这块现辖11个市县区、1.74万平方公里、750万人口的神奇土地上,孕育了三位影响中国乃至人类历史发展的大科学家(活字印刷术发明人毕昇、《本草纲目》作者李时珍、地质科学家李四光),还诞生了两位国家主席(董必武、李先念)和两百多名共和国的开国将帅,这是一块神奇的红土地,更是许多人眼中高升学率的"教育圣地",

自高校招生制度恢复以来,因创造了高于98%的升学率,75%左右重点大学录取率,而迅速成为中国最负盛名的中学之一的黄冈中学就是在鄂东这块神奇的土地上,长期保持的高考升学率的显赫成绩,让"黄冈"成为一个独特的教育品牌,几十年立于不败之地,而曾让江湖人所津津乐道的是,黄冈中学曾经所创造的奥赛神话,连如今叱咤风云的上海中等教育界都曾纷纷派人去这座小城中取经,时至今日,对于黄高人来说,最值得骄傲的历史依然是学校师生在奥赛中创造的神话,

而数学,就是开启这场神话的序幕.

神话的序幕

在文化大革命前,黄冈中学的教学成绩只能算全省中等偏上,在恢复高考招生制度的第一年里,黄冈中学的升学率还比不上同处一城的县办中学,在片面追求升学率的那个年代,一个学校的升学率上不去就等于死亡,1979年,黄冈中学在全地区择优选拔了20名学生组成"培优班",提前一年考大学,结果大获全胜,所有学生全部考入重点大学,同时囊括了当年湖北省高考总分前三名,

不可思议的成绩引起了武汉地区一些兄弟学校的怀疑,于是他们向教育部告状,认为黄冈中学有作弊嫌疑,上边的结论是:"黄冈不宽,武汉不严",1980年,黄冈中学又取得了全省第一名的好成绩,

而让"黄冈神话"不胫而走,在全国轰动,当属其在数学竞赛中取得的成绩,每年举办一届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被誉为是"激发青年人的数学才能,引起青年对数学的兴趣,发现科技人才后备军,促进各国数学教育交流与发展"的金字塔式竞赛,1985年,我国第一次组队参赛,在此之前,黄冈中学在全国率先举行高中数学联赛,一炮打响,获奖人数最多,荣获一等奖,本来,地处中等城市的黄冈中学本是没有资格参赛的,但他们凭借自己的实力,与各大中心城市的学生站到了一起,

在12月,于上海召开的中国数学会成立50周年纪念大会上,首次提出了举办"冬令营"活动,是以选拔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队员为目的的考试,在1986年1月,首届冬令营在南开大学举办,为期六天,一共八十一个学生参加,其中入选学生最多的是黄冈中学,而竞赛结果,黄冈中学荣获两枚奖牌,1990年和1991年,黄冈中学学生又获得三枚奖牌,出尽了风头,获奖总数高居全国中学第一,以至于当年无一枚奖牌入账的上海中等教育界急了,纷纷派人到黄冈小城取经,

从1986年-1991年,黄冈中学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连获五块奖牌,1990年,原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原国务院总理李鹏接见了国际学科奥林匹克竞赛获奖代表,来自黄冈中学的王崧和库超作为获奖代表受到接见,据黄冈中学原校长曹衍清回忆说,正是由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同志这次接见了王崧,才对黄冈中学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在学校90周年校庆的时候才给黄冈中学题了词,

而这条新闻被放在当天的央视《新闻联播》中播出,而后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媒体全部出动报道,全国各地的目光一下之间就聚集在了这所堪称传奇的中学身上,因为中学校庆能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的,当时独此一家,

在数学奥赛取得成功之后,黄冈中学的物理、化学也进入了奥赛的行列,1988年,黄冈中学在国际化学奥赛中获得一枚金牌,这块金牌的获得对于黄冈中学具有特殊的意义,那就是因为这块金牌而最终实现了他们所预期的"数理化三子登科"的梦想,

对于竞赛,当时的黄冈市委市政府也十分重视,对于竞赛取得优异成绩的教师和学生给予了很高的荣誉,特别是有学生还因为奥赛拿了金牌而获得一批可观的奖金,例如在第41、44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上获得金牌的袁新意与杨诗武都被黄冈市政府奖励了两万元人民币,奥赛的荣誉不仅属于这些获得奖牌的学生,同时也属于学校,学校因为学生的成就而获得地位和荣誉,黄冈中学两位最富盛名的奥赛教练陈鼎常、龚霞玲老师,因为在辅导学生奥赛方面取得的卓越成绩,而被推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在一所学校里面,居然同时产生两名全国代表,这样的事在当时同样是堪称奇迹,这些事件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也让黄冈中学决定将竞赛当作一项重要的教育内容,把最好的学生和最优秀的教师都选拔到奥赛训练队中,有人说,只有5%智力超常儿童适合学竞赛,而能一路过关斩将冲到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顶峰中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而1986年以569分中考成绩进入黄冈高中的胡小军显然不是,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07年第11期的"黄冈制造 一所中学的高考传奇"一文记叙了胡小军的故事,在高一时他最好成绩是全年级第100名,最差是第200名,属中间等级,一开始没有被推荐参加每个周末的奥赛训练班,命运的转折始于高二第一学期,黄冈中学当时每学期都会举办一次数学竞赛,前15名可以进入奥赛训练班,替换被淘汰下来的学生,胡小军恰巧考了第15名,

「本来我觉得自己并不聪明,只是刻苦,要认真备战高考了,但这次考试之后我就开始了数学竞赛训练」,刻苦的训练让胡小军最终取得了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三等奖,在黄高的榜单上与三四十名学生并列,

高考前大连理工大学来校招保送生,班主任找到胡小军,希望他能接受,但没想到胡小军一口就给回绝了,「当时我只知道清华、北大和武汉的学校,大连理工根本不知道,那天我们村长和我爸刚好来看我,我都没有把保送的事告诉他们,那时我沉住气,一心要考上最好的大学」,最后一次模拟考试,胡小军考到了第44名,清华、北大就要变成现实了,

但是,从参加奥赛开始,他就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整晚睡不着觉,结果,胡小军的高考成绩只比黄冈师范学院专科线高了1分,而在黄冈中学中,因参与奥赛训练而最终影响学生的高考成绩的例子,绝非胡小军一个特例.

传奇的九班

来自黄冈中学的徐老师认为:"奥赛与高考有相同之处,也有各自不同的教育内涵、规律和要求,学校同时在奥赛与高考两个战场上作战,必须考虑到如何合理地使用、支配现有的教育资源的问题,包括在优质生源的分配和优秀教师的安排方面,都会有一些矛盾冲突",而在奥赛与高考的关系这一问题上,曾担任两届奥赛班班主任的谢洪希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奥赛训练和高考并没有太大的冲突,只要学校和教师能在教育机制和方法上把握好,完全可以做到奥赛与高考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传奇的九班诞生了,

在曾经的黄高,没有人不知道九班,在研究黄冈中学的一些文献里,人们也不时会提及到九班,它的前身应当追溯恢复高考后学校组建的培优班,相当于我们通常说的重点班,在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黄冈中学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第二年,学校采取了一些措施,在下面各县招收了一批优质生源,共20人,组成一个培优班,进行强化训练,一年之后的高考,这个班20名学生全部考上了重点大学,

最开始,黄冈中学的培优班主要还是为了应对高考,随着奥赛教育的兴起,当初的培优班开始把方向转移到奥赛方面,黄冈中学在参与国际奥赛的初期,其奥赛训练主要是采取兴趣小组的方式进行,学生平时分散在各平行班学校,周末按学科分小组进行奥赛训练,

九班是在林强、王崧、库超等同学相继在国际奥赛中获得奖牌的背景下组建的,当时,湖北省教育主管部门决定在全省范围内举办一个理科实验班,名称就叫湖北省理科实验班,这个实验班所瞄准的就是奥赛,因为在当时的国际奥赛中,黄冈中学拿了数学金牌,武钢三中化学拿了金牌,于是,这个由省教育主管部门直管的实验班分别在黄冈中学和武钢三中举办,1995年,黄冈中学根据上级指示开始组建奥赛实验班,因为当时同年级平行班已经有了八个班,于是这个实验班按顺序排列第九,故称九班,

为了确保九班的生源质量,黄冈市在当时给予了大力支持,并为其制定了专门的政策,在最初,九班学生的人选是锁定在全市初中三科联赛的优胜者和各县中考前三名的学生范围内,对于遴选上来的学生,学校在暑期对他们集中进行训练,进一步摸清情况,确定参与竞赛的科目,九班在管理上实际"三三制",即在一个班里实行数理化三科主教练负责制,每一个学科由一、二、三年级的主教练共同负责,在日常管理上三个班级的班主任协调一致,

后来,九班在管理上又进一步发展为五四制,即在一个班级教学中,由班主任、数、理、化、生主教练五人组成一个小组,实行班主任负责制,在每一学科,由教练组长和高一、高二、高三主教练四人组成一个小组,由教练组长负责,

九班的开课与其他平行班也不一样,在高一,星期一到星期五进行高中常规课程的教学,星期六集中进行学科奥赛训练,进入高二后,竞赛的训练量进一步增大,除了周六集中进行奥赛训练之外,在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时间里还要拿出一个下午来搞竞赛,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与探索,九班作为一种集中进行奥赛训练的教育教学模式和机制逐步地成熟,

2001年高考,大概算是九班最辉煌的时期,这一届的九班有一批学生在全国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并先后有十人进行奥赛冬令营,另一方面,这一届九班共有49人,进入北大清华有15人,49人中,20人参加高考,其余的29人都被保送,参加高考的学生人均成绩628.4分,全部达到了重点大学的分数线,

而在这一年的高考中,黄冈中学568名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除37人被保送外,600分以上的193人,过重点线的389人,过本科线的485人,过省线的521人,在2002年,黄冈中学600余名学生参加高考,超过重点大学录取线的有454人,过600分的有220多人,

在中学生学科竞赛中,黄冈中学也佳绩迭出,2002年7月,高俊同学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第33届国际物理奥林匹克上,喜摘银牌,至此,黄冈中学在国际奥赛中获得了5金4银1铜共10枚奖牌,

在这一年,黄冈中学多了一个外号:神校.

密卷之真假

黄冈中学的高考升学率和重点大学的录取率,使得黄冈二字成为全国众多考生或家长心中"高分"的代名词,而带有黄冈字样的教辅材料也一直被考生追捧,如黄冈兵法、黄冈学法等,而黄冈密卷就是其中之一,在前段时间,山东医疗队员给孩子带回黄冈密卷而登上了热搜,许多网友纷纷表示这是真特产,

而在2007年12月15日,《楚天金报》一篇以"黄冈密卷,全为冒牌"的文章,报道了黄冈密卷"造假"的信息,那时已经是黄冈中学校长的陈鼎常公共打假说:"该校只出版过两套教辅资料,一套是黄冈中学考试卷,另一套是黄冈中学作业本,除了这两套资料外,其他冠以黄冈中学的资料全是冒牌货,市场上流传的一些所谓黄冈密卷、黄冈兵法等,没有一本是黄冈中学在职教师编写的",

在时隔一日后,《楚天都市报》又刊载了黄冈密卷主编王后雄回应造假的文章,王后雄是华中师范大学考试研究院考试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系湖北黄冈人,他以前也是黄冈县一中的化学老师,曾被评为湖北省特级教师,并多次参加高考命题工作,

他在报纸上回应说:"我很少评价别人,我对这件事的态度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黄冈中学是黄冈地区教学的领头羊,但并不能包容整个黄冈地区的教研水平,黄冈地区数十所县市级中学都有很强的竞争力,我个人在黄冈教育战线工作了二十年,黄冈教育的底蕴,黄冈教育的成长,辉煌我都非常清楚,参与黄冈密卷系列教辅编写的都是黄冈地区的精英老师,这个队伍有三四百人,因此,我所主编的黄冈系列教辅完全是黄冈教育方法、经验、理念的提炼和体现,并不是借用或滥用了黄冈这个品牌",

在教辅材料行业,北京海淀进修学校所编撰的复习资料流传全国,而黄冈教辅以"押题"准闻名,而这要从十多年前一个故事说起,在高考前夕,当时黄冈中学的应届毕业生都已放假回家,进入了自由复习阶段,当时一位语文老师突然觉得:"高考已经连续几年没考过文学常识了,今年会不会考这方面的内容呢?有必要再巩固一下学生在这方面的知识",

于是,他和教研组几位老师连夜编了个一页纸的复习提纲,当学生们来校看考场时,老师站在教室门口,见一个学生发一份,在那年的高考语文中,有7分题就是前一天学生刚刚复习的内容,"黄冈中学猜中高考题了",这个消息就像长了腿似的,被放大无数倍传开了,

而黄冈中学每年都会组织老师编写高三和初三各轮备考的试题和复习资料,通过各学校征订的方式流向全国各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黄冈中学为了解决教师福利待遇问题,给了高三年级一个政策,允许高三的年级组利用试卷创收,在高峰期,年级组通过对外发售试卷创收每一届毛收入可高达到几十万,

但是在一夜之间,黄冈的教辅突然失宠了,2007年,《齐鲁晚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述说黄冈密卷在山东"失宠"的原因:"去年高考之前,黄冈试卷在山东中学生中比较受宠,参加过高考的学生大都做过黄冈试卷,但今年山东连同海南、广东、宁夏四地进行课程改革,根据新的课程标准编写新教材,教学内容,考试大纲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湖北省没有进行课改,黄冈仍沿用旧教材,所以黄冈试题现在已经无法满足山东考生对新教材的掌握和应用",

而随着教辅走下神坛,黄冈中学的神话也日落山岗.

走下神坛后

2001年,一篇名为《黄冈中学:我的地狱生涯》文章发表在了天涯论坛,并引起了社会各层面的强烈反响,这篇文章的作者网名叫西门吹雪,是一位1988年毕业于黄冈中学的学生,里面这样写道:"我肯定你爱你的孩子,你于是把他送进黄冈中学,但那里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黄冈中学的教学方法,堪称应试教育的一绝,总结为一句话:一切以考试为中心...黄冈中学的高中生活实在是一个集中营",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根据自己在黄冈中学三年的学习经历和感受,对学校的教育教学提出了一些批评意见,文章虽采用了"地狱生涯"这样骇人听闻的标题,但其实并没有向人们呈现出多少发生在黄冈高中令人感到恐怖的事件或现象,而在媒体的妖魔化下,黄冈中学当时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

而在这篇文章下方,一个反对的回答也被淹没在了批评的声浪中:"恕我直言,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的确,在黄高的日子很苦(看来你是苦了三年而我是苦了六年),说实话,当时在学校的时候,真的很恨它,觉得学得太累了,觉得老师逼的太紧了,但现在,当我已经在北京一所大学里呆了六年之后,回过头来看,我只想说,我感谢这个中学,我觉得,自己很多好的学习习惯,都是在那六年中养成的,当时我甚至没有感到这些习惯的养成,只是进入大学后,才逐渐意识到的",

自从黄冈中学在基础教育的领域里声名鹊起之后,对于它的质疑和批评就接踵而来,在所有对于黄冈中学教育的质疑和批评之中,将黄冈中学的教育定位为应试教育的声音最为强烈,在一篇发表在媒体上的文章,在对黄高的教育现状进行分析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黄冈市不过是位于大别山南麓的一个地级市,这为黄高的成功制造了神秘感,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一个师资条件较为普通的学校,凭什么创造出这样的奇迹,现在,答案突然之间好像变得很简单,原来是应试教育搞得好",

在北京,上海许多大城市的教育人士眼中,黄冈中学就是应试教育和地方高考政绩工程畸形的产物,斥之为"应试教育发展到极致的病态典型",对于社会上关于黄冈中学是在搞应试教育的批评和指责,黄冈高中前校长王立丰在接受采访时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们不仅不是应试教育,而且是素质教育和创新教育的典型",他的观点是不能把素质教育与升学率对立起来,为此,他反问记者:"难道说一所学校的升学率低,就说明它的素质教育搞得好吗",

黄冈市市委书记刘雪荣曾概括黄冈神话有"三大法宝":奥赛、高考和教辅,但随着高考改革、课程改革,奥赛与高考脱钩,高考试卷分省命题等政策相继出台后,同时,加之经济发达地区的学校抢走优质生源,挖走优质师资力量后,黄冈中学已经十多年没有出过省状元以及在国际奥赛上拿过奖,也不再拥有超高升学率和竞赛获奖率,有人说,这个曾屡屡创造高考"神话"的殿堂级学校没落了,似明日黄花,没了往日荣光,

许多饱受应试教育之苦的人们,对黄冈中学的"日落山岗"拍手叫好,因为这个超级学校的没落代表了一个时代考试制度的悄然转变,这个所谓的高考名校走下神坛,我们应该为其欢呼,为中国教育欢呼,但也有人反问,如果这种没落是教育均衡的结果,那么,为什么流出的优质师资与生源,扎推集中去了省会重点中学,如果县市级重点中学的"坍塌",换来的是经济发达区域中学的"异军突起",这对于向上流动能力有限的穷孩子来说,对于打破贫困代际传递的社会愿景而言,

究竟,这是幸运抑或是,更大的不幸,

到底,我们是需要欢呼,还是要叹息.



  • 400 - 005 - 6666
  • 关注凯发app平台

  • 咨询在线客服
  • 天天练